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超魔构筑师 第五百八十七章 无名

发布时间:2019-09-25 18:10:04

超魔构筑师 第五百八十七章 无名

月黑风高。

夜空下,李仪笔直前行,神色怅然,步履迟缓,恍若一名孤独行者。

不过,他其实并不孤独。

吼!

李仪的身后,兽吼不断,此起彼伏。

数十头魔兽紧紧跟随,不时舔舔舌头,眼神狂热,透出觊觎之意。

本来,李仪已达到“道隐无名”之境,气息缥缈,魔力内敛,即使感知敏锐的魔兽也难以察觉。

但他走得太急,身上残留原初之气氤氲未散,血脉蜕变的余韵声响,同样犹如黑夜中的篝火,吸引了无数魔兽。

魔兽们虎视眈眈,紧追不舍。

体内的本能告诉它们,只需吃掉眼前这名人类,它们即可血脉蜕变,化为更高层次的生灵!

但是,却不知为何,这个看似寻常的人类,竟令它们心生恐惧,迟疑着不敢靠近。

此人的身上,分明没有半点魔力或着斗气波动,也无威压外露,但它们的目光一旦落上,就有一股恐惧油然而生。

“吼!”

一头血颅蝎狮仰头怒咆,终于按捺不下心头食欲,四爪横撕地面,扑咬而出。

它身形虽然庞大,却迅猛如电,挟裹着腥风血潮,一跃数十丈,已在少年身后。

危险临头,眼前这少年,步伐却不紧不慢,似乎毫无察觉。

“此人,莫非是个聋子?算了,管那么多?这小子,是我的盘中餐了!”

血颅蝎狮疑惑,脑中掠过一个念头,旋即狂喜,一口拦腰咬下。

嗡!

刹那间,惊变猝生!

李仪的身外,无数幽秘符文冒出,回卷汇聚,竟化为一道巨大的符文漩涡,犹如一面瑰丽圆盾,横亘于两者之间。

血颅蝎狮的扑咬之势,一下由扑向李仪,变成投入漩涡之中!

“嗯?法术防御么?这点小伎俩,还敢拿出来现眼?”血颅蝎狮狞笑一声,遍体血芒激荡绽放,化为血色防御,生生撞入漩涡。

它并不准备绕开,而是直接冲破这道符文漩涡,一口啃掉眼前人类,以免夜长梦多。

“嚎!”

但下一刻,哀嚎高亢响起,皮肉割裂和骨头破碎之声绵延回荡,令人牙颤。

这一刹那,血光冲天!

这道符文漩涡,犹如一座巨大的绞肉机,每一枚符文,都是一柄无坚不摧的刮骨匕首!

血颅蝎狮撞入其中,根本是自投罗,瞬间遭遇凌迟之刑,骨肉分离,皮肤碎裂,血气卷荡冲霄!

哗!

漩涡的另一侧,无数骨头和碎肉缤纷飞扬,漫天飘洒。这每一块骨头和肉块,都仿佛经过炼金台的精细处理,纹络齐整,刀口平滑。

“什么?”

“它,它居然……碎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兽群之中,惊呼声回响,不少魔兽皮肤变色,化为醒目苍白,显然无比恐惧。

李仪神情淡漠,眼神恍惚,仿佛对身边一切视而不见,依旧继续前行。

而这时,已没有魔兽敢于追逐,而是纷纷移转视线,落在兽群中的一道巨大身影上。

此兽体魄巨硕,足有十余米长,遍体覆盖乌黑鳞甲,周身暗影缭绕,竟是一头九级暴掠黑龙!

此兽虽名为黑龙,实则仅是亚龙兽,不过,九级的等级,足以令它横行一方。

这头暴掠黑龙,是兽群中的最强者

超魔构筑师  第五百八十七章 无名

,其他魔兽自然都指望着它了。

暴掠黑龙面有迟疑,它隐约感觉,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有种令它恐惧和敬畏的气息,犹如遭遇天敌!

迟疑良久之后,它还是决定出手

超魔构筑师  第五百八十七章 无名

它已经九级,身上出现了血脉蜕变的征兆,若能吞噬此人,它有很大机会化为一头真正黑龙,甚至是一头蛰伏九渊的骊龙!

不过,它也有所盘算,若是一击不成,就立刻逃走,绝不逗留。

毕竟,血脉蜕变的机会固然珍贵,还是不及性命重要。

“吼!”

龙吼炸裂!

暴掠黑龙一跃扑杀,龙脊抖动颤鸣,尾巴笔直竖起,暴烈力量顺着脊柱游走,龙躯犹如一杆巨大龙枪,以龙首为枪尖,直直刺下!

此术,为暴掠黑龙的天赋法术——龙脊刺击。

轰!

龙影笔直掠空,邪影和风暴狂卷,于其体表沉积,暴虐杀机叠累,越来越盛。这头暴掠黑龙,已然化作一杆暗影龙枪,横冲直撞,激荡着摧城撼山的恐怖力道!

这一击,力量霸道无匹,就算是一座山头,也能轻松削平!

“哦?”

李仪身形一僵,似乎察觉了什么,发出“哦”的一声。

不过,他的视线依旧没有焦点,显然沉浸在别的事情中,落在暴掠黑龙的身上注意力,恐怕还不足百分之一。

咚!

李仪左脚横踏,右掌前推,一掌迎向龙头。

他的动作,古朴而简约,像是本能反应,却又有一抹规则的韵味。

嗡!

李仪的双脚和右手上,一枚枚符文缭绕,交错汇聚,化为符文矩阵,定格于虚空。

这三道符文矩阵,居然如同三个锚点,令他的身形,嵌入这整个世界!

这一刻,李仪恍若画中之人,成为世界的一部分。

“嚎!”

暴掠黑龙直线掠空,声势浩大,却长声哀嚎,面露强烈恐惧。

它身为九级强者,已然嗅出一丝不凡门道。

这一式龙脊刺击,根本不是落在李仪的身上,而是仿佛和整个世界碰撞!

它扑腾翅膀,却已经止不住势头,只能绝望地迎头撞上。

轰!

巨响惊天,一股沛莫能御的狂暴力量卷散,地上沟壑裂纹横行,百丈烟尘如海潮四起,夹同暴掠黑龙的哀嚎,直冲九霄!

烟尘散去,一道看似渺小的身影站立,而暴掠黑龙则横躺在地上,躯体扭曲,哀嚎不止。

一记碰撞,它脊骨尽碎,身体失去了支撑,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哗!

不知是谁打头,魔兽们一哄而散,四下奔逃,转瞬间消失无踪。

“呼……”

李仪吐出一口浊气,却并没有停留,继续前行。

他并没有出手斩杀此龙,甚至没有多看它一眼,因为他的意识,都沉浸于那具武装之中,难以自拔。

李仪步伐平稳,身影刹那隐没林间,消失无踪。

沓!沓!沓!

这时候,又有无数魔兽自林间窜出,纷纷聚集而来。

不过,它们的目标,却并非李仪,而是那头垂死的暴掠黑龙。

此龙已是九级魔兽,虽为亚龙,其龙血也是大补之物。何况,其一身精华聚集的龙晶,能量旺盛,同样可令这些魔兽血脉蜕变。

魔兽群聚,一道道不怀好意的目光,在暴掠黑龙的身上逡巡。

“该死的,你们这群懦夫,都不得好死……”

暴掠黑龙愤怒咆哮,它自然清楚它们的盘算,却是无可奈何。

……

李仪漫步,一路前行。

这一段小小插曲,令他偏离了线路,并未直达月之暗面,而是偏向了更南方。

不过,他的全部注意力,却都在别的地方,丝毫没有察觉。

渐渐地,李仪开始停下脚步,四下观察。

他有时仰天,观日升月落;又是临海,看潮生潮灭;有时守着一朵孤花,观花开花谢;甚至,有时他会候上一整天,在朝阳初生时,看露珠溃散,化为水汽;再等夜幕降临,看水汽沉积,重归于露珠。

不过,他的表情,却同样是迷惘困惑,似乎陷于什么难题之中。

这样浑浑噩噩的状态,维持了小半个月。

偶有不长眼的魔兽袭击,都被他信手斩杀,落于路边。

破晓的第一缕晨曦落下,光暗分野,海面上浮光跃金,气象恢弘,深沉瑰丽。

咔!

李仪停下脚步,遥望海天,良久之后,眼神化作清明,一缕笑意在唇边升起。

“我好像——悟透了!这具武装……啧啧,有趣,真有趣!”

他回过神来,环顾了一圈,不由得挠头,苦笑了一声。

“居然,都到南疆了?这也太偏了,偏得没边了……算了,赶紧回去!”

他一步腾空,化作一道流光,几个闪烁,消失在天边。

……

月之暗面。

黎明,将亮未亮。

“所有人,都到中庭!”一道灵魂波动回响,“都听清楚了么?我是说——所有人!”

这道灵魂波动,浩瀚且沉凝,律动磅礴,众人都能听出,此声来自李仪。

“是府主大人!”

“莫非,是有重要什么事情需要宣布?”

“都愣着干什么,动作快点……”

……

虽是黎明,众人反应很快,人流汹涌,自四面八方涌向中庭。

夜魅居。

“中庭?这跟我,应该没什么关系吧……”顾嫣然愣了愣,很快摇了摇头,手中刻刀起落,注意力又落在那座冥狱战车之上。

这些日子,她钻研这冥狱战车,也是获益不小,连屠夫都是修为暴涨。

“嫣然,也包括你!”

此时,一道灵魂波动响起。

“哦,知道了。”顾嫣然点点头,她倒也干脆,立刻走了出去。

“这也太早了点……”何夕打了个哈欠,动作慵懒,眼神愤怒。

不同于法师的夜间冥想,她身为武者,晚上是要睡觉的。因此,一大清早就被吵醒,何夕一身起床气无处发泄,满脸写着不高兴。

“嗯?哥哥,你这是……”她忽然瞪大了眼睛,紧紧盯着李仪,“你,你已经八级了?”

她这一声惊呼,令所有人脸色大变。

芜湖治性病好的医院
湖北好的性病医院
湖北好的治性病医院
湖北哪家性病医院好
湖北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