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阴阳天师 642.第642章 会见故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22:26:30

阴阳天师 642.第642章 会见故人

“快走!”

闻听姜源回来了,我心中顿时一喜,没有了教训林琼等人的心思,连忙让伏书辛带路,去了范显的房间,这时他们早已在等候。

房间内,除了姜源、范显外,还有两个人,都是男子。

令狐星看到其中一人,立刻皱起了眉,因为令狐星认出了两人中的一人,正是当年看守长生门的白起,不由攥紧了拳,全身战意急剧潘增。

我自然认出来了,也知道他们之间的恩怨,可心中明白不是打架的时候,横了令狐星一眼,令狐星哼了一声,撇过头去。

姜源似有深意看了我们一眼,微微一笑,连忙介绍说:“这两位是……”

“无需介绍,我们认识。”我打断了他,目光落在两人身上,这两人正是公子扶苏与白起,真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都还活着,且样子没有丝毫变化。

公子扶苏走到我面前,深深看了我一眼,双手叠在一起,行大礼说道:“扶苏见过先生,先生别来无恙吧。”

“嗯。”我微微点头,没有拒绝,受了他的大礼,连他父亲秦始皇都曾随我学习道法,他这个当儿子的对我施礼也是理所应当,我凝神盯着他问:“你也学了‘天地皇者真意’?”

“是。”

“嗯,还算有些道行,你父亲还好吧?”

“多谢先生挂念,这里与秦朝天地不同,且父亲跟随先生学过妙法,这些岁月来不仅未得病,反倒更加精神,父亲很惦记先生,得知先生再临,特命扶苏与白将军来接。”扶苏说的很客气。

这时范显插嘴,哈哈一笑说道:“既然认识,那么没有必要拘束,随意就好,坐下来说话吧。”

众人就坐,女婢奉茶。

姜源说道:“我前往开皇城面见开皇嬴政大帝,说了先生的事,并奉上黑符,便立刻得到召见,说明来意,开皇陛下听闻十分高兴,本来决定亲自来见,但偌大的地界不可一日无主,所以才让扶苏公子与白将军来,并言明带先生回去。”

扶苏恭敬说:“其实,在初来长生门那段期间,我们是最难的,差点全军覆灭,幸好先生离开时留下了两张黑符,在生死关头助我们撑了过去,正因为如此父亲抽出时间修炼修为大进,才彻底缓过起来,一点一点打下了现在的江山。”

白起说:“若先生能助我们统一天下……”

“哼!”白起刚要说话,却被令狐星冷哼一声打断,令狐星阴沉着说道:“不要搞错了,不是我们帮助你们,而是我们需要借助你们的力量,这个世界注定是要把握在我们手中的。”

聂融赞同点头:“就是这个道理,我是跟余晖这个白痴混的,对他有利的我都会做,可要是我们出生入死打来的江山让给别人,嘿嘿,这种蠢事我可不会做。”

白起蹙起了眉,他乃是忠诚的大将,自然奉嬴政为主,他也做不了那种在别人手下混的事,不知如此处理,只有看向扶苏。

扶苏迟疑了一下问:“先生也是这个意思?”

我眼角余光瞥向令狐星等人,看他们的神色,的确不想在别人下面做事,这也难怪,他们拥有通天的修为,何等傲气

,若不是与我出生入死,混熟了或许连我都不理,何况别人了。按照我的心思,我们就算统一了这里,可毕竟不属于这里,能信奉的就只有了嬴政了,以他的手段管理起来不会有问题,交给他再合适不过,但是眼前怕是不行了。

不止是令狐星等人,就连范显、姜源都沉默了,等着我的回复,范显是跟我混的,以他雷狮的霸气,岂能甘心供他人驱使,万一这个回答不好,真的会决裂。

我思前想后,无奈叹息,对扶苏点了点头说道:“他们说的不错,在未进长生门,在没认识你们之前,我们就已经拥有无边的法力,以我们的心性,不可能屈居你们之下,所以,在商议一切之前,最好还是将归属一事说清楚。”

扶苏皱眉,尊敬是一回事,可涉及到权力他就不得不斟酌了。

我微微一笑说:“我知道这件事你可能做不了主,我也不难为你,我给你们时间,你回去吧,告诉你父亲,听命于你们那是不可能的,另外,以后统一整个世界,最大的权力者只能是我。”

白起凝神看着我,缓缓开口:“不要以为你教过陛下道法,就以为陛下会唯你是从,以我们现在积蓄的力量扩充领土……”

“闭嘴!”扶苏面色一寒,冷冷打断了他,紧接着,连忙站起身,对我施礼道歉说:“白将军是军人,以主公权力为尊,不懂的说话,还请先生谅解。”

我摆了摆手说:“无妨。”

令狐星冷然一笑:“他不是不懂的怎么说话,而是仗着以前赢过我,所以有些看不起我们这些人。”

白起默然:“是又如何,以我的心性,当时就不应该放过你。”

“那么,再来领教一下如何?”

“正有此意。”

“闭嘴!”这一声乃是我和扶苏同时喝出,制止了两人,这两人竟然不看场合,身上的杀意剧增起来,若不阻止,真怕他们会忍不住出手。

谁料令狐星根本不管,黑着脸说:“阿晖,这是你别管,我要让这家伙知道什么叫做恐惧。”

白起不屑:“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

“该死!”我面色一寒,翻手间,紫阴剑握在掌心,反手而握,猛地插在地上,没入地面三寸,体内黑色灵力狂猛倾泻,注入紫阴剑中,紫阴剑暗紫色光芒大放,恐怖的威压如涟漪般一圈圈波及出去,穿过了所有人。

众人全身大震,只感觉寒如刺骨,动弹不得。

不过,眨眼间,我便收敛气息,将紫阴剑收入体内,扫了众人一眼说:“当我不存在吗?想动手是吧,好哇,我全接下了,来吧。”

所有人回过神来,倒吸了一口凉气,都沉默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白起亦是震惊,他没想到我会有这种力量。

扶苏镇静了一下,连忙说:“先生息怒。”

ags:

鸡西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石嘴山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百色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鸡西治疗宫颈炎方法
石嘴山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