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原罪未央 第十九章 十字路口酒吧

发布时间:2019-09-24 14:09:33

原罪未央 第十九章 十字路口酒吧

“可是……”红发小天使吞吞吐吐。

“可是什么?”

“我是个小天使,而且我们都不知道火湖在哪里。”

“我不管,就算要找遍整个世界,我也要去!”小羽平心静气地说着确乎不拔的话语。

“你自己决定吧。”小羽撂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去,红发小天使在树下静静地伫立,望着小羽离去的背影,看不清他的表情,白色的衣衫随着微风飘扬,羽翼上有那么一两片羽毛掉落在大片的羊群中,和那些纯白混在了一起。

“小阿。”小羽站在阿撒兹勒的住所前,望着已经一片荒凉的景象,她不自觉地喃喃道。

阿撒兹勒的住所是一个巨大的宫殿,虽然之前这里是天使长的住所,但是因为阿撒兹勒的邋遢和散漫,他的宫殿里并没有专门得去装饰和保养过,而且要不是有红发小天使一直尽心尽力地做他的跟班,顺便还兼职男佣,他整个宫殿里的茵茵浅草早就会长成丛丛芦苇那么高。

小羽走到门前,伸手试图把那些在门栏杆上的藤蔓解开弄掉。

“啊!”小羽吃痛,望着被划伤的手,咬了咬嘴唇,然后握紧了拳头,又松开了手,摇了摇头,用手拍了拍脸,“没事儿的,我要坚强。”小羽对自己说。

整理了一下散乱的金色长发,又开始使劲去摆弄那些藤蔓,费了好一会儿,终于处理干净,推开了大门。

小羽慢慢地朝着宫殿走过去,望着周围的景色默默地沉醉于肆意流漾的思绪中。

在过去的七个年头里,她和阿撒兹勒一直都住在这里。阿撒兹勒喜欢草原,所以他总会偷懒到草原上小憩,如若不是她,也许阿撒兹勒晚上也会住在草原里。如此,小羽的出现改变了阿撒兹勒的习惯。而这冷冰冰的巨大宫殿,也发生了改变。

小羽顺着宫殿的长廊一条路直着走到尽头,这里有两个房间挨在一起,一个是阿撒兹勒的,一个是小羽的。

小羽推开自己的房间门走了进去,偌大的房间里精致的好似公主的寝殿。一张很大的四柱床,古典风格的四柱上,有着浪漫遐想的繁复雕刻,双层式的床幔通过立柱悬挂,以加蓬顶的方式罩着整个大床,若草色与浣花的图案,再加上白色的纱幔,足以看出装扮者的用心至深。还有巴洛克风格的衣柜与梳妆台,淡紫色的及地窗幔,整个房间就像一个美妙的童话。

然而这个房间,这张床,还有这些东西,小羽真的很少用到,因为她总是黏着阿撒兹勒。

即使房间安排在阿撒兹勒的房间旁边,她还是觉得离阿撒兹勒太遥远,所以,这个房间,对于小羽来说,只是一个礼物,是阿撒兹勒送给她的,但不是她想要的。

小羽走到床边,枕头上躺着一个娃娃。这是个不太精致的娃娃,从那不匀称的针脚就能看出。这个娃娃一头桦茶色的头发,发间一对金色的羊角栩栩如生,活脱脱是一个阿撒兹勒袖珍版。

小羽拍了拍上面的灰,将这“羊娃娃”抱在怀里,走出了房间。

小羽向外走着,她最终还是没有勇气打开阿撒兹勒的房间的门。

走出宫殿,来到大门处,有一个身影倚靠在门栏杆上。红色的头发,洁白的衣衫,一对羽翼闪着光。

那人看向小羽,露出温柔的笑容,“我也去。”

“赤梓!”小羽扑向红发小天使,一把抱住了他。

“哎,别叫我的名字啊!”红发小天使推不开紧紧抱住自己的小羽,听到这久违的称呼有些不乐意。

“为什么,赤梓,多好听啊!是吧!赤梓!”小羽故意说道。

“我不喜欢这个名字!”

“你不喜欢干嘛还要叫这个?”

“这是,这是,天使长大人给我的。”赤梓突然有点害羞地说道。

“咦!你又是一副女孩子家家的!”小羽故作一脸嫌弃。

“小羽……你真是的!”赤梓把头转向一边,故意不去看她。

小羽一个上前,一把搂住赤梓的脖子,“好啦,走吧!乖啦!赤梓!”

赤梓,赤子,赤子之心,小羽觉得这名字与他相称极了,阿撒兹勒果然有眼光。

就这样,赤梓不情愿的被小羽搂着离开了天界。二人紧紧地“勾肩搭背”,谁也没有回头,因为,这一别,已知是永久。

离开了天界,小羽和赤梓寻遍了各个领域,可是,果然,找不到。

然而即使再累,小羽从来也没有说过一句累,更没有一次想要放弃,如果说这世间有什么东西可以永垂不朽,小小觉得此刻小羽的心就是这样的存在。

依旧是无止境的寻觅,漫长的旅途哪里才是归属……

小羽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在不知所措的情况下,一旁的赤梓终于叹了口气,“还是到来了吗?这个时刻……”

“怎么了?我怎么了?”看着自己逐渐趋于透明,小羽焦急起来

原罪未央  第十九章 十字路口酒吧

“小羽,你不记得了吗?”

“不记得什么……”

“你是一个魂魄啊。”

“魂魄?”

“对啊,你是一个魂魄,因为死神的攻击,你进入天堂的时候受到了重创,就要灰飞烟灭的时候,是天使长大人救了你。”

小羽惊讶地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本来在天界,一直都是倚靠天使长大人的力量,你才能一直完好无损的存在着,即使在天使长大人被关起来,天界的力量也是可以让你存在的更久的,可是现在……”赤梓一脸悲伤地说着。

“我,我要消失了吗?”

“小羽……”赤梓明显地感觉到小羽在颤抖。

“我不能消失!不能!我还没有找到他!我不要!”小羽哀痛欲绝。

赤梓想要把自己的力量给小羽,可是自己本就是一个小天使,况且离开天界这么久了,哪里能有这等力量。

他一把抱住小羽,紧紧地将这近乎透明的身躯抱在怀里。

在这如此无助的时刻,天地间还会有谁能来帮助她们……

阿撒兹勒……

“阿撒兹勒!你到底在哪里啊!”小羽喊得肝肠寸断。

这时,一扇门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就在他们拥抱在这广袤无人的大地上,无端端的显现。

“这是……”赤梓出声。

小羽看向那扇门,突然露出近似癫狂的大笑,“阿撒兹勒!是阿撒兹勒!阿撒兹勒肯定就在那扇门的后面!”

“啊!”赤梓看着小羽奔跑到那扇门跟前,连忙跟了上去。

小羽将手放在门把上,她似乎能听见自己有心跳在震动。

推开门,扑面而来的是浓烈刺鼻的烟草味道,夹杂其中的是香甜的樱桃果香,却合着烟草的味道交织在一起,相互缠绵,浑浊了嗅觉,也迷乱了大脑,令小羽和赤梓不免有晕眩的感觉。

“真是稀客啊。”一个男人的声音,很浑厚,就像那烟气缭绕无意间穿越了千年的光阴。

小羽和赤梓走了进去,背后的门自动合上,仔细看那扇门的痕迹消失得无影无踪,竟然只是一面墙,难以想象刚才还从这里开门进来了两个人。

小羽和赤梓打量着眼前的这一间诺大的厅房,丝毫没有注意到小羽身上的透明变化停滞了。

仔细看看,这里唯一的照明是零散的点缀在房间每个角落的昏黄色的灯光,厅堂两侧有很多呈半包围结构的卡座,还有很多散台分布在每个偏僻角落。小羽和赤梓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布置。

“欢迎光临,十字路口酒吧。”

小羽和赤梓追随着声音的源头,来到了吧台。

吧台里只有一个男人站在那里。那男人嘴里叼着一根烟,一头焦茶色的长发被均匀的分成了若干股,每一股的头发都紧紧地缠在一起,这一头的脏辫被一根黑色的细绳高高的束起。他的左手边上有一个水晶器皿,上面成小山似的堆放的是色泽鲜艳,晶莹美丽,红如玛瑙的樱桃,诱人的红色果实与这酒吧昏暗的格调完全不符。小羽盯着这红得发亮的果实出神。

“这里是什么地方?”一旁的赤梓出声询问,他本能的感受到这个地方有不好的气息,那是来自黑暗的恶意。

“来,二位先请坐。”那人说着,在小羽和赤梓面前端上来了两杯色泽金黄,澄清透明有光泽的液体。

“我可以帮助二位。”那人顿了顿,微微一笑,“只要做一笔小小的交易就可以了。”

樱桃和白兰地在高脚酒杯里激烈的碰撞,散发出摄人心魄的香味,久久不能散去……

(抱歉亲爱的大家,今天更新的有点晚,开学了,事情好多,明天一定早一些!)

安康治疗睾丸炎方法
景德镇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上饶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预约挂号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专家电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