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武神第十章大申边城最后四小时求月票

发布时间:2020-01-26 06:40:09

武神 第十章 大申边城(最后四小时,求月票)

辽阔的平原之上。终于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建筑物,那一眼望去,几乎令人窒息的宽阔高耸的城墙耸立在大地之上,仿若是一只盘踞着的巨龙,散发着无穷的威严。

金战役骑着大黑,手中马鞭轻扬,长笑道:“贺兄,从这座城市开始,才是我们大申真正的国界所在。”

贺一鸣微微点着头,心中却是颇为震动。

从那座三不管地带的小城直到此地,车队整整走了三日之久。

这座边境的城市自然是属于半军营的性质,但是单从外观和占地之广来看,这座城市的范围和繁荣程度,似乎已经丝毫不逊色于天罗国的都城了。

在这一刻,他的心底涌起了强烈的无奈之感。

这就是差距,而且还是根本就无法弥补的巨大差距。

不过他的脸上不动声色,似乎没有受到一点儿的影响。

毕竟,如今的贺一鸣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初出茅庐,将一切反应都表现在脸上的那个贺家小六了。

金战役突地一笑,道:“贺兄,你想不想领略这座城市真正的风味?”

贺一鸣微怔。莫名其妙的道:“真正的……风味?”

金战役的下巴微扬,目光在车队上一瞥,道:“你若是随着车队进城,那么肯定会受到最热烈和最好的款待,但却也会错失很多东西。”

贺一鸣有些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地哑然失笑,道:“金兄有何提议?”

“在我们大申,你若是想要真正的体会各个城市之间的不同,那么我有一个很好的建议……”金战役伸出了一只手,无比认真的道:“吃。”

贺一鸣眨了二下眼睛,并非他想要怀疑对方的话,只不过在这一刻,他突地发现,原来自己与对方在某种方面的认识,确实是相差甚远。

“你若是跟着他们,只能吃到千篇一律的山珍海味,但若是跟着我。”金战役胸痛一挺,信誓旦旦的道:“我保证让你吃到这座城市中最独特的风味。”

虽然贺一鸣并不是什么老饕一样的人物,但此时却也是食指大动。

他哈哈一笑,道:“既然金兄有此雅兴,小弟又怎能不奉陪呢。”

金战役马鞭隔空一挥,空中传来了一道响亮之极的唿哨声,这仿佛是一个暗号似的,他胯下的大黑如飞般的窜了出去,瞬间就已经越过了大半个车队,同时从他的口中发出了爽朗之极的笑声:“贺兄,随我来吧。”

贺一鸣心中好笑。微微摇头,他双脚用力一夹,胯下的这匹经过了训练的马儿顿时沉稳的跑了出去。

这匹马虽然也是颇为神骏,但是与金战役的大黑相比,自然就不在一个档次之上了。而且跑出去的时间也是略微落后,哪怕是贺一鸣有着翻江倒海之能,也唯有跟在后面吃灰尘。

马车之上的张仲卺轻叹一声,不过他知道这个金师弟生平最大的爱好,也唯有苦笑一声。

一只手伸出了马车,朝着金战役离去的方向指了一下。

费阗崞顿时是心领神会,他在马上微微躬身,立即是策马而出,紧紧的跟了上去。

他们当然不会担心贺一鸣与金战役的安危,这二个人走在一起,除非是碰到尊者级别的强人,否则哪里还会有人能够欺负到他们的头上。

哪怕是黄泉门和西方的刺客公会,也在他们的手下全军尽墨,就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不过,他们的身份毕竟不同,派一个弟子跟着服侍,也是理所当然。

费阗崞胯下健马比起贺一鸣所骑的更胜一筹。但是他小心翼翼的控制着速度,始终保持在贺一鸣身后十余米开外。

哪怕是杀了他也不敢越过这个界线,否则惹得前方那个小祖宗不高兴,一掌下来将他打伤,也是无处伸冤的。

片刻之后,他们三人已经先后来到了城门之下。

这里的城门明显比西北诸城要大上了许多,而且在这里的军士每一个都是体形彪悍的健壮之士。

从这些人的凌厉眼神中,就可以看出他们的训练有素。

而做为最顶尖儿的一线天,贺一鸣甚至于能够隐隐的感受到他们身上所洋溢着的一种浓厚的血腥味。

眉头微皱,贺一鸣策马上前,赶上了在此专门等候的金战役,问道:“金兄,这里的经常有战争发生么?”

金战役哑然一笑,道:“大的战争没有,不过小规模的战斗却是不见中断。”

贺一鸣微怔,心中若有所悟,道:“马贼?”

“不错。”金战役正容道:“在这一片三不管的地带中,有着太多的危险。想要在这里立足,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贺一鸣沉思片刻,微微点头,不再询问了。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在这里,无论发生了何等变故,都不可能侵犯到贺一鸣这种级数的人物身上。

费阗崞早就是勒马停了下来,见到他们二位侃侃而谈,他不敢上前参预,却是来到了城门之外。

贺一鸣二人旁若无人的样子,早就引得众兵士的瞩目。若是一般人这样做,怕是早就挨了鞭子。甚至于在这种边境城市中被一刀砍了也不奇怪。

只是金战役虽然收敛了三花强者的气息,但是行动举止之间,自然而然的就有着一种雍容华贵的气度,让那些兵士们不敢兴起冒犯之心。

此时费阗崞上前,那些士兵们顿时横刀拦阻,其中一人怒声道:“尔等何人,这里是边境重镇,还不下马。”

他的声音虽然颇为严厉,但是动作并不凶狠,话语中更没有辱骂的字眼,明显的是留有余地。

贺一鸣在后面微微的笑着,在他进入大申之前,早就听说过大申的守城兵丁都是蛮横不讲理之辈。但是如今看来,这种传言无疑是夸大了许多。

起码,在他所遇到过的城门兵丁之中,并没有那种脑袋撞墙的不知所谓的笨蛋。

事实上,能够把守城门的兵丁,多少都是有着一些眼力,知道什么人可以招惹,什么人不能招惹,那种明明看出对方气度不凡,却还要上去送死的呆瓜,想要遇到的难度之大。怕也是百中无一的。

费阗崞冷哼一声,他在面对贺、金二人之时,固然是噤若寒蝉,不过有一丝半点的疏忽。但是在面对着这些普通兵丁之时,却是冷若冰霜,甚至于连话也懒得说上一句。

他身手掏出一物,抛给了那为首之人。

在这里的大申士兵多少都是修炼过内劲之人,虽然绝大部分人的修为仅有内劲三、四层左右,但这名为首之人的内劲却达到了第五层的境界。

然而,当他接到了费阗崞所抛出来的东西之时,却是感到了手腕隐隐发麻。就连一条手臂都似乎是被大力的震动了一下。

他的脸色微变,立即知道此人的内劲修为深不可测,或许只需要一伸手就能够将自己击杀了。

看了一眼手中的东西,这竟然是一面由奇异金属炼制的铁牌,牌子上描绘着一副在大申中几乎是家喻户晓的图案。

他倒抽了一口凉气,立即是收刀入鞘,恭恭敬敬的双手捧着牌子,送到了费阗崞的马头之前。

费阗崞根本就没有用正眼瞅他一下,只是马鞭微扬,那鞭头就像是活了过来似的,在牌子上绕了一圈,随后飞到了他的手上。

“让开。”

随着他冷然的声音响起,包括那名兵丁头领和城门外等待着进城入城的众人都是下意识的避了开来。

费阗崞策马让开了大道,静静的一言不发。

金战役这才双腿一夹,大黑昂首扬蹄,进入了城中,贺一鸣感受着来自于周围无数羡慕和敬畏的目光,他微微摇头,策马追上。直到他们二人都进入了城中,费阗崞才驱马进入。

而当他们三人离开了城门数十米之后,这里的秩序才恢复了过来。

虽然仅仅是入城而已,但这已经让贺一鸣见识到了灵霄宝殿在大申中的地位如何了。

在大申,灵霄宝殿和天池在西北的地位差不多。

它们并不是掌控了这片土地的国家,但是它们的地位却隐隐的超乎了国家之上。

费阗崞所拿出来的那块令牌,自然不可能是灵霄宝殿中的高阶令牌了。但在这里却相当于是一面万能的通行证。

从这些兵丁们甚至于有些恐慌的眼眸中,贺一鸣真正的体会到了灵霄宝殿在这个国家中的超然地位。

进城之后,贺一鸣的目光不时的落在了二边的街道之上。

如今他们所走的路,无疑是城中大道,但是令贺一鸣感到惊讶的是,这里的建筑风格与西北确实是有着极大的不同。

大道二边,竟然都是一座座巨大的府邸,至于上面的牌匾就更是五花八门。

双耳微动之间,贺一鸣竟然远方听到了士兵操练之声。他抬头远望,在城市的一角,尘土飞扬,似乎是隐藏着千军万马,令人心向神往。

金战役突地笑道:“贺兄。那些小家伙们的玩耍,不看也罢,我们该干正事了。”

贺一鸣先是一怔,随后明白,他说的就是……吃。

哑然一笑,在金战役这等人物的眼中,一个边境城市的守卫力量,竟然只是小孩子们的玩耍,而真正令他心动的,却是城中的小吃。

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贺一鸣缓缓的将之握紧。

在大申,强大的实力似乎比在西北更加的受人敬畏。在这一刻,他的心中某种念头,似乎是愈发的坚定了起来。

长春银屑病十佳医院
广西壮族自治区皮肤病医院预约挂号
河北好的白癜风医院
莱芜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