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富士康为何成了移动时代的替罪羊

发布时间:2019-08-15 18:14:33

  如果把iPhone5S每个供应链上的企业,勾勒成一个自然人的形象,再按照重要程度拍一张全家福的合影,估计98.5%的摄影师会拍出一张如下照片:中间是一位高富帅,旁边站着连琅满目地准帅哥,有几个还是小孩子身材,却显得聪明精悍,最边缘的位置则是一位大个子,有点憨!

  iPhone5S全家福,核心位置肯定是留给苹果,其次是高通、三星等上游重要供应商,再有就是一些体量较小的secondsource,它们只有在苹果特别缺货的时候,才有机会得到订单;至于最边上的巨人则是其亲密合作伙伴富士康,事实上,它是iPhone5S体量最大的供应商,苹果有40%的成本都要分布到这个代工厂里,富士康则负责组织大约 0万员工,不分昼夜地完成iPhone5S和5C的组装,而后编制一个庞大的物流络,把大约50万的崭新送往全球100多个国家 富士康不单承担着iPhone的代工业务,同样,也要承担部分苹果的负面舆论,任何想要找茬的竞争枪手,最惯用的伎俩就是跑到富士康大门,抽一个七匹狼,拍几张员工疲惫的脸孔,回去赶出一篇稿子,题目就叫:富士康员工超时加班,可笑地是,他们写稿需要熬夜,且没有加班费。

  富士康式的代工厂,本就是个闷声发小财的行业,直到2010年,深圳连续出现员工坠楼事件,才把这个巨人推向前台。自此,科技、教育、社会、心理、文化等领域的专家各出奇谋地解构富士康,但三年来,也仅仅给其贴上了三个标签:1#血汗工厂、2#血汗工厂和苹果供应商。不过让这些专家尴尬的是,富士康招聘现场依旧人山人海,地方政府一直视其为救世主,而iPhone5S和5C90%的产能依旧要分配到富士康郑州园区。

  苹果与富士康:畸形的友谊

  2011年,乔布斯去世的时候,富士康内部报纸《富士康人》刊载文章:乔布斯是我们伟大的合作者,也是我们的朋友。帮主一生从未踏足中国,更没有穿上静电衣,转过iPhone的生产车间,却能依靠强大的影响力与富士康 0万员工交朋友,心酸的是,这种友谊因利益分配关系的不对等,畸形无比。

  虽然没有得到过最官方的数据,可地球人都知道代工是一个毛利率非常低的行业,iPhone让苹果成为全球最富有的企业,但却只分配给代工伙伴2%的利润,而且还要不断要求流水线工人提高效率,满足苹果变态的出货需求。上流传着最著名的段子:就在iPhone上架销售前几周,苹果改进了制造设计,要求组装流水线全部重置,领班叫醒了8000名工人,半夜12点开工,仅用96小时就完成了日产100000台iPhone的工作量 这样的段子乍听上去不可思议,但效率和品质是劳动密集型企业的生存命脉,而富士康的速度,不仅仅是效率高,简直是自虐,或许,这也是郭台铭能雄霸代工的重要原因。

  事实上,iPhone的热销在一定程度上带乱了富士康的节奏。郑州速度文明世界,首批车间建设仅用 个月就投入使用,同时,人资部门三年内完成20员工的招聘。能满足客户需求,这自然是件自豪的事情,但扩张节奏的紊乱,必然会导致一些管理问题。建厂初期,员工几乎没有娱乐的地方,而且宿舍紧缺,只能憋到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单调重复的工作压力无法得到释放,就好像一颗定时炸弹。好在,富士康投入巨资,进行周边配套设施的建设,慢慢消化掉这些炸弹,同时,要宣称是与苹果合作完成的。

  苹果和富士康就像一对恋人,时而亲密无间,时而关系紧张,但最终会走到一起来。只是替富士康员工抱不平的是,他们付出了最大的努力,却拿着微薄的薪水。2011年,库克薪水高达 .78亿美元,富士康一名普通员工要干6万年才能拿着这样的薪水,也就是说,普通打工仔从细胞开始组装iPhone都拿不到库克的薪水,苹果你给多分点,能死啊?

2010年南宁旅游D轮企业
2018餐饮业
2006年杭州会务A+轮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